讀過三國的人或許都知道“曹操赤腳迎許攸”、“趙雲單騎救主”的故事。曹操如此惜才,且不說許攸最後的結局,單是他後期忠心耿耿的為曹操賣命效力就可見曹大人的領導魅力。這不是簡單的赤足相迎,而是對下屬的重視以及信任。趙雲忠心耿耿,亂軍之下救下劉阿斗。三國如此,職場更是如此,古人的智慧為今之所用,豈不妙哉!有曹操這樣的“高級CEO”和趙雲式的“模範白領”,企業能不“稱霸”一方嗎?

 

曹操是職場老闆的“榜樣”

 

曹操就是職場中人學習的榜樣,一個成功的企業家,就應該有曹操的能耐。曹操不僅懂得用人,還會為了得到人才而費盡心機。

 

呂布戰敗後,曹操卻對其手下大將張遼手下留情,納為己用。而為了得到關羽,曹操更是滿足其一切需求。最經典的莫過於倒踏鞋子迎許攸。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”為人才的到來真正是吐哺握髮不吝嗇。

 

而且,曹操在使用人才方面也頗有自己的一套,他旗下的人才有的是人品並不很好的人,但曹操懂得量才適用,用人力資源的專業術語就是“人崗匹配”,挖掘每個人身上的優點,為其所用。

 

一位即將上市的公司老闆都免不了感歎:“曹操真是太會用人了,是我們這些對手下員工常會手足無措的老闆的榜樣。”

 

趙雲最懂職場做人法則

 

談及新三國中的主要人物與職場的關係,最會做人、最應該讓在職場打拼的白領們學習的是劉備手下的大將——趙雲。

 

稱讚趙雲最懂職場之道,比關羽張飛要強得多,這個一點都不誇張。

 

有人調侃稱:

 

“在職場,要搭檔就要找趙雲這樣的人。

 

衝鋒時趙雲會沖在你前面,你只要掠陣就行了;

 

撤退時他會替你斷後,你只要先走就行了;

 

你被包圍的時候趙雲還來救你,只要你還沒死就行了;

 

領功勞的時候趙雲會分你一半,你只要站在他的身邊就行了。

 

這樣的人不成職場的寵兒才怪。”但是不可避免發疑問——職場找不到趙雲這樣的人吧!

 

但是,職場並不是高配就有高效,如何做曹操式上司身邊的得力助手?或許更有現實意義。荀彧為我們做了一個很好示範。

 

荀彧(彧,四聲,趣味高雅的意思)是東漢末年的一位了不起的人物,不僅是個傑出的戰略家,還精於戰術、善於行政。小時候就被人譽為“王佐之才”,可以和諸葛亮、魯肅等人物相提並論。如此人才身處亂世,更顯幾分珍貴。凡是想割地稱雄或奪取天下者,無不翹首以待。

 

曹操是幸運的,憑藉其綜合實力和事業的前景,成功地吸引荀彧加入其集團。開始了荀彧和曹操20多年的合作,荀彧是曹操的文臣之首,職責類似曹操的“丞相”,用現代話說就是曹操集團的總經理。

 

合作期間,荀彧一直是曹操的好幫手、好屬下,曹操是荀彧的“明主”,直到荀彧突然去世。曹操前期能夠取得那麼大的成就,和擁有荀彧這個好助手是分不開的,荀彧對曹操誅呂布、驅劉備、敗袁紹,統一北方貢獻了重要力量。他們的關係,讓人想起姜尚和周武王,蕭何和劉邦,諸葛亮和劉備以及李善長和朱元璋的關係。

 

這也告訴我們,做事業,尤其是做大事業,確實需要一個好助手,以出謀劃策、協助決策、協調僚屬、恩撫百姓。既然,這樣的助手如此重要,那麼,他應當具備什麼樣的特質呢?

 

做好綠葉

 

既然是助手,也就不能喧賓奪主,要甘當綠葉,襯托紅花之鮮豔,使花兒更加的光彩奪目,甚至使其一枝獨秀。看似簡單的事情,真正實踐起來頗有難度,否則人人都成為荀彧了。對助手而言,一方面是心理上甘當助手,另一方面是在行為上恪守主從之道,不越雷池半步。

 

做助手難,做一個稱職的助手更難。

 

其一,難在思想。人人皆有爭勝之心,人人都是一個軀體扛著一個腦袋,哪個也不願意給別人做綠葉、陪襯,甚至墊腳石。俗話說得好: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。陳勝有言:王侯將相甯有種乎。

 

然而,荀彧自出道以來,首先是直接輔佐漢室,以為漢臣而自豪,接著協助袁紹工作,最後投入曹操的陣營,都是作為臣子、助手出現的。尤其是主動投奔曹操,顯露出其甘願做曹操的追隨者、助手,以實現理想的心態,看不出其有自立之意,更看不到其有自立的行為;

 

其二,難在行為。一個人縱有甘做綠葉的思想,由於才具有限,難以貫徹到行為中,使得事與願違,幹出犯上和背叛的勾當,影響整體事業的發展,甚至導致集團的崩潰。荀彧加入曹營之後,無論是初始為“奮武司馬”,還是後來任東漢尚書令,居中持重達十數年。荀彧都恪守“主從之道”,心甘情願地做曹操的助手,二十幾年如一日,兢兢業業、任勞任怨。

 

才堪大任

 

做助手不僅要“政治上”過關,即所謂思想上自願,行為上恪守主從,還要業務過硬,否則,也是萬萬不行的。我們可以從荀彧在曹營的具體作為加以探索。

 

荀彧是個傑出的戰略家。他曾建議曹操向漢高祖劉邦和光武帝劉秀學習,建立自己的根據地,使得曹操有了自己穩固的地盤,進而統一了北方;他還曾建議曹操“奉天子以令諸侯”,曹操正因為採納了荀彧的這一意見,才一舉成為東漢末年最有實力的軍閥,為以後所有戰爭打下了牢不可破的基礎。

 

荀彧在戰術上也是極為高明的。寥舉幾例,可以證明。一是荀彧曾準確地預知張邈、陳宮反叛曹操,並及時採取有效措施,使得二人的陰謀未能得逞;二是在張邈、陳宮叛曹期間,荀彧成功阻止了郭貢和張、陳二人合力,並成功保住了甄城、範縣和東阿;三是荀彧曾給曹操出奇謀扼袁紹於官渡;四是建議曹操以掩其不意奇襲荊州。

 

荀彧具有出色的識別人才的能力。荀彧政治方面為曹操舉薦了鐘繇、荀攸、陳群、杜襲、司馬懿、郭嘉等大量人才。這些人為曹操統一北方做出很大的貢獻。還有,荀彧在擇主上也顯示出其出色的政治鑒別力。荀彧之所以選擇輔佐曹操,必然是其全面考察、深入研究之後得出的結果。

 

荀彧具有傑出的行政才幹。荀彧由於深受曹操的信任和倚重,很少隨曹操出征,而是像蕭何幫助劉邦經營後方一樣,留在許昌,一方面代表曹操監護東漢朝廷,維護政治穩定,另一方面為曹操提供兵源、糧食、器械等,還在關鍵時候為曹操出謀劃策,堅定曹操的信心。《三國志·荀彧傳》記載:荀彧官至漢侍中,守尚書令,諡曰敬侯。因其任尚書令,居中持重達十數年,被人敬稱為“荀令君”。

 

理念一致

 

僅僅是做好綠葉還是不夠的,因為“綠葉”只是相對于“紅花”而言,屬於個體行為。即使具備了出色的才能依然是不夠,因為才能所創造出的事功還需和主公的事業是同向的,否則就成為了更大的阻力。如果要保證“綠葉”和“紅花”為了共同的事業奮鬥不息、合作終生,還要求“綠葉”和“紅花”具有相似的理念,也就是最終的目的是基本一致的。

 

荀彧最後的鬱鬱而終,曹操痛失股肱之臣,就是反面例證。而這個問題的根源就是荀彧和曹操這對搭檔的理念不同。荀彧的理念是“奉天子以令諸侯”,保持漢朝的統治,不贊成曹操代漢自立。

 

曹操的理念則是“挾天子以令諸侯”,以漢相之名行魏武之實,逐步廢漢自立。在曹操沒有公開在形式上做出“廢漢自立”的行為時,曹操在等待著自立的機會,荀彧依然保留著漢朝“忠貞”之臣的體面。

 

等到董昭等人要聯名推戴曹操晉封國公,賜予九錫儀仗器物時,荀彧意識到曹操已經開始在“名”和“實”兩個方面要取代漢獻帝,基於自己延續東漢統治的理念,他毅然反對了,導致被曹操變相賜死的悲慘結局,也使曹操痛失首席文臣,影響了其“廢漢自立”的速度。

 

由此觀之,具有和被追隨者相同的理念是極為重要的,至少應屈從于“主子”的理念,否則,必然導致分道揚鑣,以至於影響二人的事業。

 

要成為一個合格的、重要的助手,必須具備做好綠葉的素養、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以及和被追隨者基本一致的理念,否則,要麼無法合作,要麼中途分道揚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ouse543 的頭像
house543

盧志揚不動產耕讀筆記

house54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